第100章 我不想洗马【求票票,求收藏】
书名:大唐二愣子 作者:溜边泥鳅 本章字数:2978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2:20:52

当王德来到邹国公府的时候,张素正在听老爹张公谨跟他吹嘘今天朝堂上的事情,尤其是说到长孙无忌连续吃瘪时,父子俩更是都乐的笑出了偷鸡声。

听到下人说公里来人了,父子俩才赶紧收拾了一下情绪,装作一本正经的出来。

“哟,这不是王德王公公么,多日不见怎么清瘦了这么多!”张素看着瘦了一圈的王德吃惊的问道。

此时,王德心里直接问候了张素祖宗十八代的女性家属,虽然他现在这个身体条件达不到这个要求吧!

但面上他可一点不敢再得罪这小王八蛋了,这家伙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,每次想坑对方一把,结果都是被反坑,上次更是坑的自己差点没了命,是以虽然王德恨的张素要死,但也是真怕了,不服软不行,这家伙是个狠人,瑕疵必报的那种,按照自己几十年当太监的经验,遇到这种人还是不要主动招惹的好。

想到这里,王德立马腆着脸,笑眯眯的躬身,十分谦卑的说道:“咱家见过邹国公,见过二愣县男,”

张公谨有些惊讶的看着王德,这阉货今天怎么这么客气,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,赶紧说道:“哎呀,王内侍这么客气干什么,今日怎滴亲自来鄙府了?可是陛下有什么事情让你传达!”

说完,张公谨按照惯例从袖口里摸出一片金叶子,就往王德手里塞,这也就是最近发财了,他才这么大方,要是换以前给几文钱他都嫌多。

然而,这差点没把对面的王德吓尿,开什么玩笑,这不是考验他的么?没看见那小王八蛋在边上看着呢,这老家伙还给他塞钱,这次还特么塞金叶子,以前可是都是塞铜钱,王德心里太想收了这金叶子,可看了看边上盯着自己的张素,只得咽了口口水,强忍着说道:“邹国公这是干什么,咱家跟你这么多年的交情,还用的着这种铜臭之物,快快收起来,不然咱家可就生气了!”

王德说完,眼巴巴的看着张公谨手里的金叶子,那叫一个不舍,心里已经哭成了汪洋大海,金叶子,我滴,我滴啊!

张素看着这一幕满意的点点头,这家伙还算识相啊,知道我邹国公府的钱不是好拿的,当下便笑嘻嘻的说道:“哎呀呀,没想到王内侍是如此的高风亮节,两袖清风啊,佩服,佩服,爹,人家王内侍不收,你就赶紧收起来吧,不要让这铜臭之物玷污了王内侍的清白!”

张公谨诧异的看了看,好吧,其实他也是不想给的,便麻利的将金叶子揣了回去,然后问道:“不知王内侍所来何事啊?”

王德忙满脸堆笑的说道:“国公爷,大喜啊,陛下又有封赏给二愣县男了!”

这话一出,张公谨顿时激动的不要不要的,立马喊来人准备好香案什么的,然后将张素往地上一摁,说道:“还请王内侍快快宣旨!”

这一波骚操作直接把张素整蒙了,这老张什么人啊,不就是封赏么,怎么这么心急,那啥还得先脱了裤子才能办事呢,怎么就直接给自己摁这了:“爹,我好歹也是个县男,您能不能别这么粗暴啊!”

“哪那么多废话,老子一个国公,摁你一个小小的县男咋了,赶紧老实的接旨!”

王德在一边看的心情那个舒爽,这小王八还得是他爹治他啊,看来以后要好好的跟邹国公搞好关系。

打定主意后,王德便拿出圣旨开始宣读:“诏曰:兹有二愣屯县男张大素忠勇国事,创新造纸,使天下人得以有纸可用,此利在天下,功在千秋,现特进封二楞屯县男为二愣屯县子,敕为太子洗马,加封定远将军,钦此!”

什么玩意?进封为二楞屯县子他明白是高升了,可这个太子洗马和定远将军是个什么玩意,这就当将军了?

“恭喜二愣县子,贺喜二愣县子啊,您还愣着做甚啊,还不赶紧领旨谢恩!”王德讨好般的提醒,心里却说不出来的酸,妈的,这小王八又升官了,看来自己复仇无望啊!

张素没反应过来,可张公谨听了这圣旨都惊呆了,乖乖地,自家这二愣子儿子不仅进封成了县子,还文得了太子洗马这个官职,武得了定远将军这个散官,这下自己岂不是在程妖精他们跟前更是扬眉吐气了。

“臣等谢陛下!”张公谨赶紧拉着张素谢恩领旨。

张素懵懵拿着圣旨看看了,问道:“爹,县子我知道,可这个太子洗马和定远将军是什么鬼,尤其是这个太子洗马,这洗个马也有官职?陛下这是让我给太子去洗马么?这不成弼马温了么,这算什么封赏么?这不是埋汰人么!陛下真是……”

“住口!什么弼马温不弼马温的,你个二愣子,平常不多读书,现在在这丢人现眼了吧,太子洗马那是太子的属官!”张公谨黑着脸怒道。

“哟,二愣县子,这次您可真理解错了,这太子洗马期初确实是给太子洗马的,可现在已经不是了,现在主要是辅佐太子,主要工作不但要掌各种文图书籍,而且还要负责为太子撰写一些文书,是个文职!”王德好心的解释道。

张素听了脸就拉下来,现在他已经确定这个太子洗马绝对是李世民来恶心自己的,替太子掌管图文书籍,还特么要撰写文书,玩呢?

这满长安城谁不知道他张二愣子不学无术,字写的还不如狗爬的,现在居然让他当什么太子洗马,这是人干的事么?这不是让自己洗马是什么?

“那什么,王内侍啊,你能不能回去给陛下说说,就说这二愣屯县子和定远将军的封赏我收下了,这个太子洗马能不能让我辞了啊!我觉得这个太子洗马跟我气质不符啊!”张素郁闷的说道。

王德此时看向张素那是一脸的迷惑,搞不懂这家伙葫芦里买的什么药,说这家伙是个二愣子吧,可之前自己被他坑了好几次,说这家伙是个人精吧,可现在居然跟自己说这种话,这特么可是圣旨,你当是过家家啊!说辞就能辞的。

还特么让自己去跟陛下说,这不是坑自己么,这小王八果然不是什么好人。

当下,王德连赏钱也不要了,忙说自己要赶紧回宫复旨,麻溜的离开了邹国公府,他心里现在已经把这邹国公府划为了危险禁区,这地方以后能少来还是少来吧!

看着远去的王德,张素一脸不解的说道:“爹,这阉货实在不够意思啊,让他替我跟陛下辞个职都不,真是下面没毛,办事不劳啊!”

“够了,你个二愣子还不够丢人现眼的啊,还敢说什么辞职,你是不是嫌咱家人命长啊,这是圣旨,哪里容的你讨价还价,还有太子洗马这么好的官职你都不要,你可真是二愣子啊!”张公谨怒气冲冲的说道。

“好官职?爹,刚才你也听了,这太子洗马的工作不但要掌各种文图书籍,而且还要负责为太子撰写一些文书,你觉得,就凭你儿子的能力,能干得了这个差事?我看啊,最后我干的只有洗马了!”张素吐槽道。

张公谨听了说道:“就是给太子洗马那也行啊!好歹也是太子的属官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?”

“意味着什么?”

“意味着你从现在起就是太子的近侍了,别看这官只有从五品,可多少人想当都当不上呢,太子可是储君,储君是什么,那可是下一任皇帝啊!懂了吗!”张公谨耐着性子给张素科普。

“……”

张素直接呵呵了,那要是这么,他就更不能当这个太子洗马了,这太特么危险了,大唐的下任皇帝不是李承乾那厮啊!

“可是,爹,谁说太子就一定能……”

张素还没说完就被张公谨给打断了,只听张公谨怒道:“住口,你这二愣子胡说什么,是不是皮痒了!这旨意都接了,你最好别起什么心思,老老实实的给老子到时候当值去,不然老子打断你的狗腿!”

说完,张公谨一甩袖子,气咻咻的走了,实在是不能看自己这个二愣子儿子了,容易折寿。

张素站在当地,望着老张的背影,心中无限的悲愤:“爹,我真的不想给李承乾那厮洗马啊,那厮克我啊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