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没有结果
书名:喻隐之境 作者:离朦胧 本章字数:2601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2:08:28

寒宇山庄仓库门口,易欣泽一行人各自四处寻找,他们在找陆子兮所说的痕迹。

离仓库最近的高楼距离约有一百余米,按照黑衣人突然从天而降杀了那新人,然后又飞走的描述,黑衣人藏在高楼的可能性不大。

张越抬头看了看四周的高楼,目光突然定格在门口那颗大树。这颗树十几米高,离仓库也不远。

张越心道:还真是合适。

张越飞到树上,站在一树杈上看仓库门口,接着又换了一个树杈。张越无意间一抬头,发现一些树枝有折断的痕迹。

张越运行法力慢慢飞起,果不其然,在树枝上发现半个脚印。

“这便是黑衣人留下的,他就是在这里观察仓库门口情况的。你们看,这里挡住视线的树枝全被折断了。”张越对大家说道。

“张大哥,你是怎么发现这个的。”易欣泽好奇地问张越。

“如果黑衣人有所计划,他必须搜集各种信息、掌握全部情况。而在地面上又很容易会被发现,所以我就想到了高处。附近高楼离仓库普遍较远,只有这颗大树最为合适。我便试着找了找,发现了这半个脚印。”张越回答。

“这样啊,下次我就会这样分析了,谢谢张大哥。”易欣泽说。

“客气。不过这半个脚印,却说明不了什么,我们还需要更多线索。”张越看着那个半个脚印说。

“那我们就再找其他线索。陆公子和张大哥为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,谢谢你们。”易欣泽发现颜雨当初说得真对——“意识决定思想,思想决定行动。”

“欣泽,不必客气。”陆子兮一笑说道。

“客气。”张越微微一点头道。

不知不觉,天已经黑了。易欣泽、颜雨和许玉萌走向丁婉雅家的客房。

“一二,你有没有发现焦庆和焦贺说的内容相差无几。”颜雨问易欣泽。

“着啊,还真是这样。”易欣泽想了想,然后自己感叹道。随后当即质问颜雨:“不对啊,你为什么现在才说?”

“这不是我发现的,是玉萌。”颜雨用大拇指指了指旁边的许玉萌。

“玉萌,是你发现的啊?!”易欣泽语气很是温柔,和质问颜雨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。

许玉萌什么也没说,径直走向自己房间。接着,颜雨长长出了一口气,也向自己房间走去,只留下易欣泽愣在原地。

愣了一会儿,易欣泽才慢慢走向自己房间。

“查得怎么样了?”易欣泽背后传来喻宁梦的声音。

“已经找到一些线索。”易欣泽立刻停下脚步,回头对许玉萌说。

“什么线索?”喻宁梦又问。

“这个…等我把事情查清楚你就知道了。”易欣泽回答道。

“哟,跟我还保密?”喻宁梦问道。

“不是,行百步者半九十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对了,你怎么知道陆子兮和张越会帮助我调查呢?”易欣泽问喻宁梦。

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说罢,喻宁梦转身离去。

易欣泽心想:吕源瀚把草药交到仓库时发现焦庆和那新人聊天;焦庆和焦贺的回答相差无几;那个黑衣人在仓库门口的大树留下半个脚印。这三个线索其中有两个都和焦庆有关系,那么那半个脚印会不会是焦庆的?

易欣泽一边走一边想,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自己房间门口,开门之后又想:丁一博要重用吕源瀚,这是吕源瀚的对头焦云谦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。吕源瀚因为变质草药被丁一博置于一旁,这无疑是焦云谦最希望的。而且还有两个疑点都和焦庆有关系。如此说来,很有可能是焦云谦为了打压吕源瀚,故意把吕源瀚交到仓库的草药掉包一部分,然后又派人把唯一能证明草药来源的看守仓库新人杀害。这样一来,谁都没办法证明变质草药的来源,这样对焦云谦非常有利。与仓库事件有牵扯的人除了被置于一旁的吕源瀚,那就只有洋洋得意的焦云谦了。尽管如此,但就是缺少证据。对,下一步就是寻找证据,真相就在眼前。

深夜,修习之后的易欣泽又开始写修习心法,隔壁的许玉萌还在看古医书。颜雨也没落后,因为全心全意修习而忘记了时间。

另一边的吕源瀚也没休息,他正在研究弩。桌子上放着一张弩的设计图,旁边还有很多不同材质的弦和箭,他试图找到一个新的组合,让弩威力更加强大的组合。

吕源瀚的对手焦云谦也没有休息,他正在仔细地核算账务。

吕源瀚和焦云谦两人对于仓库事件都不着急,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。

时光飞逝,半月之期转眼就到。这天天刚亮,易欣泽就去花园拜见丁一博。

“丁庄主好。”见到丁一博,易欣泽向他打招呼。尽管易欣泽试图成为一个与喻隐之境一般无二的人,但他还是接受不了这里繁琐的礼数。

“不必拘礼,请坐。”丁一博从丁婉雅那里知道,易欣泽是个与众不同的人,所以他也不奇怪易欣泽种种奇怪的行为。

“实在抱歉,有负丁庄主所托,我没调查出仓库事件的真相。”虽然易欣泽脾气执拗,但他也善于认错,于是开门见山地对丁一博说。

“不管有没有查到真相都可以坐,这么早过来没吃早餐吧,一会陪我一起吃点儿。”丁一博对站着的易欣泽挥了挥手,示意他坐下。

“谢谢。”说罢,易欣泽坐了下来。

不一会儿,下人们拿来早餐。

“再加一副碗筷。”丁一博吩咐下人。

“是,庄主。”那下人应声后,看了眼易欣泽,心中想道:自两位小姐成年搬到自己家后,庄主便一直是一人用早餐,今天竟少有地和他一起,想必他并非一般之人。

早餐样式很多,但都非常清淡,丁一博早上吃不了一滴油,哪怕是油炸的食物也不行。这个习惯倒是和易欣泽一样,他俩能吃到一块儿去。

“早餐我喜欢吃清淡些,你就将就下。”丁一博笑着对易欣泽说道。

“没有,早餐我也喜欢清淡,一滴油都吃不下。”易欣泽一笑回答说。

“还没吃东西就开始油嘴滑舌了,哈哈。”丁一博也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。

“没有,我真喜欢清淡的。”易欣泽解释说。

“快吃吧,尝尝味道如何。”丁一博又笑着说道。

寒宇山庄的人,不论是谁说话都是顺着丁一博的意思,不管丁一博说什么。所以,丁一博习惯了见谁能说都是油嘴滑舌,但这并不代表丁一博分不清别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。

“感觉味道怎么样?”用过早餐,丁一博问易欣泽。

“真是太丰盛太好吃了,我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多种样式的早餐呢。”易欣泽回答说。

“和你口味就好,哈哈。”丁一博又说:“早餐也吃过了,说说你的调查结果。”

“好,事先声明,我只是说我调查到的或者个人推理,和其他人没有半点儿关系。”易欣泽说。

“嗯,这也是我让你去调查的原因。”丁一博说道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