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5章 ·蓝王震怒
书名:剑冢兵仙 作者:老不死的沐风 本章字数:2119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20:12:41

“王道之剑?弥天大谎!”太叔京言之凿凿:“赢王果然无耻,竟将那聚万灵生魂的妖刀称为王道,还要镇国万年?我呸!”

蓝王和萧南雪看着太叔京莫名如此激愤,都不知为何,蓝王只道:“先人之事本就难明,全凭后人记载,不必争辩。桓国师,我只问你,那剑铸成了么?”

桓孟才被太叔京说得一愣,而后摇头道:“据说那剑请到一位神秘的少年铸剑师,赢王全权将铸剑之事交予他手,遣散了其他所有工匠异人,剑炉昼夜不停,一日赢王私访剑炉,欲观王道之剑,竟然发现那少年竟将剑炉打造成一方血池,每日每夜都要将活人投入其中,而负责搬运看守的士兵民夫也都和中了邪一样,对这些视而不见,一心铸剑,其时那剑离铸成之日已然不远,赢王勃然大怒,当面质问那少年为何如此伤天害理。”

“贼术士,你竟敢为那赢王张目,信口胡言!”震灼剑苍啷一声飞出匣来,便见一相貌清冷的绝美少女飞身悬于剑上,指着桓孟才怒道:“那赢王为铸血魂刃不知杀了多少人命,反倒是那少年伤天害理?你知不知道没那少年捣毁剑炉,那赢王只需二十年便能将世间生灵屠得一个不剩!”

“什么人——!”老猎帅鹰眼一亮,当即战煞凝弓,便要射杀震灼,震灼也冷起面目,只长袖一旋,聚起道道剑气,显然是要硬憾一击!

太叔京怒道:“好你个贼术士,无怪乎学了些术法妖道就去做了越国的国师,行事说话全无半分可信,专做此倒黑为白之事!赢王暴虐,天下不堪其祸,纷纷起义,赢国就和他的王一样一夜暴毙,到了你的口中还成了圣明君主,小爷容不得你!”

“够了——!”

蓝王起身一喝,一股浩然啸风骤然而起,鼓荡殿内,瞬间就将剑气和战煞一统吹得爆散湮灭,震灼一时没有防备,直被掀得跌下剑来,老猎帅和桓孟才众人亦是被啸得东倒西歪,连连后退,太叔京脚下铁靴顿时钉住地面,急忙伸手去接震灼,回头怒道:“蓝王,我知道你们两国和谈大事轮不到我外人说话,但此人倒黑为白,绝非善类!”

震灼被太叔京抱在怀里也全然忘了礼仪之分,只切齿怒道:“好小子,你左右不过区区三,四十岁,修为本事却是不小!”

雪燎原修为甚高,倒没什么大碍,只是微微擦着地面被吹得推了几步,见状顿时呲起牙来,吼道:“你这个什么蓝王,竟敢对剑灵奶奶出手,我先看看你有多厉害!!”

萧南雪担心震灼和太叔京忽然动手,急忙叫道:“太叔京,你们不可造次!蓝王绝不会向着越人!”

“我知道!”太叔京狠狠瞪了一眼,完全将王威抛诸脑后,轻轻地将震灼放了下来,又示意雪燎原不要妄动,强压怒气,桓孟才刚刚站稳,衣冠散乱,便听蓝王罕见肃容怒问:“桓国师,你接下来的每一句话最好都是真的,否则我很难保证你能活着离开这里!”

桓孟才见蓝王此状,又看了看太叔京那样子显然是动了真怒,便道:“我只能如实告诉蓝王和诸位我所知的,但我确实无法保证那确实就是真实。”

“这不用你说,我自然知道,你只要把你知道的说出来!”

桓孟才定下心神,道:“据神陆所载,那少年铸剑师面对质问,反而去问赢王为何不求长生,赢王道:若天以假年,赐吾全终,吾欣然接受,但若要以万灵之命换一人之身,吾作为万民之王,肩负百王遗土遗民之重责大任,便真是能长生不死,吾也不会看上一眼,若还有旁人欲行此恶孽,吾决不相容!

那少年和蓝王争论之中忽然拔出还未完成的血剑偷袭赢王,赢王因此受了重创,一番大战,直将王宫剑炉完全捣毁,大火蔓延玄京,但赢王虽然勉力迎战,已无力留下那少年,那少年被赢王一拳击成重伤,但他手上的血剑太过邪异,那少年竟然不死,反而逃出了玄京,至此不知所踪。”

太叔京冷笑:“若如此,那赢国暴亡也是假的了?”

桓孟才摇头道:“此事确非虚假,赢王之后布告天下缉拿那神秘少年,但凡听到哪里有疑似血剑出现的传闻便不辞辛劳前往亲巡,然赢王为那血剑重伤,不断吞噬其血气阳寿,终究死在了第四次出巡的路途之中,其子继位之后因天生残缺,智商有损,行事全凭旁人代理,但赢王一死,列国叛军再无所惧,纷纷起兵,兴妖作乱,赢国无王,苦苦坚持数十年后终于覆灭,接下来,才是我要告知蓝王之事。”

太叔京听其所言并无不通之处,但他自幼便知自家先祖被赢王通缉,不敢出山,所听所闻于桓孟才所言完全相反,着实奇怪。

蓝王见太叔京已然冷静许多,便坐下来,请桓孟才继续说。

“赢国虽然覆灭,但其王族根基未绝,退于界江之西固守旧土号为大夏,似我越国这等后来出现的国家与之相比不过小国,夏王稳固旧土之后仍以旧礼昭示神陆,尊重并承认列国的合法地位,只要我等每代继承新王前往朝见夏王就能得到认可,夏王保证永不征伐,列国见大夏已经稳固,不敢再与之相抗,所以纷纷前往朝拜,直至今日依然如此。

蓝王虽然立国称王,但未朝夏王,这与礼法不合。”

“难道我燕国没有他夏王承认,便不能立国了?”蓝王又道。

“并非如此,但燕国想要真正立于神陆天下,首要之务就是得到列国承认,而让他们承认燕国又实在太过艰难,即便再过数十年我恐怕蓝王也难以得到他们认可,何不借燕越两国和好之机去朝见夏王,请夏王见证,夏王如果承认燕国和蓝王,那么神陆其他国家也就无论如何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了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