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 攻山伐庙
书名:我在东京当福神 作者:太虚清微 本章字数:4443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9 01:21:34

攻山,

伐庙!

这两个词象征的是新旧交替,血腥的杀伐。由太一帝庭取缔那些邪神淫祀,不得神庭诏令之神。

随着西行寺裴辰高举帝庭于九霄之上,以自身内景代替天地大乾坤,推动灵气复苏之时,新神与旧神的交替便已经开始了。

识相者,诸如渭河水君,泰山府君等一众山神水主,天神地袛尽数归于帝庭之下,接受太一诏令,摇身一变成为新的帝庭拥护者。

西行寺裴辰此界之身太一,本身也是得到古之天帝道统传承,算是帝位传承,新旧交替。

文贤手中拂尘一挥,目光遥望着九霄之上那宛如皓日,煌煌至圣的身影,喃喃道:“帝君,这人间我必当荡除百鬼妖邪,还众生一个朗朗乾坤。”

在文贤立于山巅仰望帝庭之时,此时众多神光已经将眼前苗疆之地封锁起来,数十道神灵立于云端,手持旗帜,封锁着这苗疆之地,以防外界有人闯入,更为重要的则是镇压当地天地法则,灵气。

许多道人不断深入丛林当中,持有文贤传下令旗站在各自八卦方位,一时间整个苗疆风声鹤唳,连丛林中的鸟兽都噤声,察觉到眼前不安,恐怖的事情正在酝酿。

不多时,楼观道掌教尹元均身影从山林中走出,对着文贤目光中带有敬意道:“秉天师,各方卦位皆有神灵,筑基,金丹修士坐镇,随时可发动大阵,诛杀蛊神。”

谁曾想到昔日还远远不如自己的文贤,现在已经成为了华夏最为炙热的人物,令无数妖魔鬼怪闻风丧胆的天师。

对方以一己之力,在酆都山镇杀元婴境鬼王,崭露头角,自此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,镇压华夏各处无力镇压之妖魔。

经过众多事情的磨练,让文贤哪怕重返少年,散发出来的气质却犹如一泓潭水,深邃,寂静,不可深知,无人知晓那身影下到底蕴含着怎样的力量。

就如现在,文贤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山巅,便散发出令人畏惧,胆寒的杀伐气势。

犹如一把即将出鞘的宝剑,不断散发着剑意,彰显着自己的意志。

“是吗,那么今日便镇杀这苗疆之神,让巫蛊之道并入旁门吧。”

得到楼观派掌教尹元均的回答,文贤目光望向最中心,香火盘踞冲霄,结合着众多苗疆之人祭祀的神域平静道。

手中的拂尘一挥,一张金色符箓飞出,金光绽放,浩荡的神光交织覆盖在整座苗疆的上空。

当金色符箓飞出临空时,所有待命的神灵,道人皆看到了来自天师的命令,齐齐高喊:“攻山,伐庙,诛无道。”

下一秒,八卦浮现临空,六十四道神光化作光柱直插云霄,贯穿天与地,封镇苗疆地脉。

此时此刻苗疆中央区域迸发出了一道白光,白光浩荡冲霄,向四方动荡开来,庇护着苗疆所有子民。

紧接着一道虚影自神域当中走出,只见对方身着苗疆服饰,目露凶光,身旁众多蛊虫环绕。仅仅是一眼便了解发生了什么事,不过更多是将目光抬头仰望着头顶九霄之上那轮永恒不灭的旭日,神情中满是忌惮。

“我苗疆蛊神,曾任前任帝庭苗疆之神,庇护苗疆之地千百年。”

哪怕自己陷入沉睡之中,这一年时间祂也了解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对于头顶上那道光辉永恒不灭的旭日身影,祂时忌惮不已的。

哪怕自己于随着苗疆之地诞生,传授巫蛊之道,广传信仰,能够匹敌众多青赦天君,可是面对这个能够以一己之力推动灵气复苏,自九霄之上摄取域外灵气之神,踏还是忌惮无比,希望能够借助前任帝庭的名号,摆脱这个困局。

站在山巅的文贤见蛊神出现,也是踏步虚空直接出现在对方面前冷漠道:“既然你身为正神,怎么复苏之后依旧没有约束你巫蛊门徒,造成血腥惨案,练一城之人为蛊!”

“你还堂而皇之的享受着门人掠夺而来的血祭,放任为之!”

随着文贤细数着对方的罪恶时,蛊神不以为然,在祂看来这帝庭初立必然需要众多神灵来填充,对方不可能因为这种小事而杀了自己。

要知道在古时,这种事情大多数神灵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要真的找上门来,不过是将那个人打杀,神魂贬入九幽赎罪就完了,根本不会牵涉到自身。

“天师息怒,我愿意将犯罪之人尽数交出,自此以后必定严厉约束门徒,信众。”

所以这位面容狰狞似鬼的蛊神露出一抹谄笑,想要将犯罪之人交出来平息文贤的怒火。

在祂看来,这无疑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身为第一位天师必然要有功绩,否则日后怎么入神庭。

“呵呵。”

可是回应祂的只是文贤的冷笑,那目光似剑,没有一丝暖意,有的只是凌冽的杀意。

“蛊神莫不是以为现在的帝庭和昔日一样,要知道太一天帝定下天规戒律,纵容门徒,信众祸乱人间,造成数千,乃至数十万者,皆要上斩神台走一遭。”

“蛊神,现在知道自己犯的事情了吧。不过念尊神庇护苗疆有功,那就免去神位,重新下凡走一遭,功德圆满恢复神位。”

目光冷淡的文贤凝视着蛊神,一字一句的给祂念了帝庭天规戒律,告知了祂的罪孽,最后一句话更是直接让蛊神面色铁青,一股杀意酝酿。

开玩笑,祂庇护苗疆千年之久,就因为这么一件小事,就要削去神位,贬入凡间重修功德才能够回来。

天知道祂什么时候才能够修满这三千功德,恢复神位。

“真不能退步吗?天师!”

蛊神铁青的脸庞靠近文贤,声音不含一丝温度的压迫道。

浩荡的神威顷刻之间释放,牢牢紧锁在两人之间,外人压根无法发现。

处于蛊神神威当中的文贤如中流砥柱,任尔八面来风,我自巍峨不动,丝毫没有受到神威影响。

反而是平静地望向蛊神,漠然道:“你可知道我这天师权柄有一条,监管诸神,怎么会受到神威影响呢!”

“既然尊神选择暴力抗法,那么这天下就再无蛊神,苗疆蛊道。”

淡然的话语中,满是杀意,让蛊神暴怒呵斥道:“你以为我尊敬你,就敢这么放肆。要不是忌惮你身后的那尊存在,我早就将你练入蛊中。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,那么就死吧。”

下一秒,蛊神将腰间的一只葫芦拿起,摘掉瓶口,一道寒芒出现朝着文贤而去。

冰蓝色的光芒所过之处,空气骤降,寸草不生,满地疮痍。

文贤见状并不慌张,手中双手化作太极,层层防御着这诡异的蛊虫。

苗疆蛊道千奇百怪,诡异万分,就算是他也要小心谨慎。

果不其然,文贤以自身灵力化作太极防御,却在这冰蓝色寒芒下寸寸崩溃,根本没有支撑多久。

不过这短短时间文贤发现了这寒芒的诡异之处,竟然是由一只只白色的蛊虫化作寒芒,自己的太极在对方的撕咬下根本没有起到太大作用。

似乎任何灵气在对方面前,都没有太大作用,有着能够撕咬任何灵气的作用。

察觉到这一点,文贤下一步便出现在千里之外,并没有这小小的试探而感到心悸,反而是通过这一次试探,摸到对方的一个底牌。

“斗转星移!”

文贤紫色的法衣在大风下猎猎作响,平静一会之后,周围被神灵镇压的灵气化作风暴,被文贤以天师之名强行支配,不断涌入他体内。

借助天师之名,文贤暂时踏入元婴之境,一身灵气化作液体,重若千斤。

面对白色蛊虫的追击,看着那所过之处,无论是有形无形之物都被吞噬。之所以能够出现温度下降,就是对方连温度,光线都吞噬,将一切有形无形之物吞噬。

这种奇异的蛊虫,文贤相信就算是这位蛊神也不可能拥有太多。

当灵气风暴散去时,文贤伸出了一根手指,纤细白洁,好似羊脂白玉,纯洁无瑕。

下一秒冰蓝色的寒芒抵达至文贤身前,即将张开血盆大口将眼前这个道人吞噬成森森白骨时,文贤伸出了一根手指,轻轻一划,情况发生了转变,让蛊神震惊直呼:“这不可能,你不过是一个伪元婴境界的修士,怎么能够施展这种大神通。就算你真正成就元婴,也不可能掌握这种秘术!这秘术,所需要的灵气压根就不是你能够支撑的!除非..............”

因为眼前这一幕震撼的蛊神咆哮,脸上满是质疑的神色,不断否定着文贤,最终说到除非时,停了下来,目光遥望着那轮闪耀的旭日。

在蛊神眼中,那哪里是什么旭日,压根就是一道身影高卧九天,其散发了光辉自然而然的伟岸,浩荡,化作了一轮永恒不灭的旭日,日夜闪耀,根据阴阳调节自身,白日为阳,夜晚为月,阴阳训完,日月轮转,演绎着阴阳之道。

紧接着,一道轰鸣之声响彻云霄,振聋发聩,狂风呼啸,向四方动荡开来。在这连绵不断的群山当中,树木尽数折腰,不知毁坏上千里的山林。

璀璨的星河出现在苗疆当中,一颗陨石带着流火轰然撞击在冰蓝色洪流之上,以纯粹的力量,轰然砸碎这诡异万分,能够吞噬灵气,有形无形之物的白色蛊虫。

在众多人的视野当中,文贤一指划开星河万里,裂缝当中璀璨的星河呈现在众人的眼帘中,注视着这超出人能力范畴的秘术,神通。

那远在数十亿万光年之外的星河,就这么呈现在众人之前。在文贤的意志操控之下,一颗环绕在巨大行星周围的石块跨越漫长的时空,以自身的紧密的质量加速轰然砸落,将蛊神精心炼制的杀手锏轰然砸碎,荡然无存。

苗疆当中出现了巨大的火焰升空,无边的浪潮向四面八方扩散,冲击着四野,那由八卦封镇的大阵在这余波的冲击下也摇摇欲坠,仿佛随时都会崩溃。

那陨石坠落化作的红莲,不仅击溃了蛊神的付出无数鲜血炼制的本命蛊虫,更是将祂的野心一同击碎。

同时也向神州大地众多蠢蠢欲动,不安,试图挑衅帝庭,现在人间秩序的妖魔鬼怪一记沉重的打击。

若是想要祸乱这人间,试问能否承受住这天塌地陷的一击。

这一战将文贤天师之名更是推向高潮,无数修行人为之崇拜。

本命蛊虫尽数歼灭的蛊神口吐鲜血,整个人气息萎靡,不过依靠着身后上千年积蓄的信仰,他很快维持住动荡的神位。

蛊神恶狠狠的望向文贤:“你很好,我不相信这待在六十四卦的人都能够拥有着这样的力量。”

话音一落,蛊神身形化作万千铺天盖地的蛊虫,向着六十四卦方向而去,侵扰着这群侵扰自己安乐之人。

祂恨文贤这般狠辣,竟然将祂耗费苗疆一地众多天材地宝,甚至屠戮一些神祇才练就出这些能够吞噬有形无形之物,不惧任何灵气的蛊虫。

也是凭借着这一手蛊虫,祂才能够纵横苗疆称王称霸,没有任何神灵前来挑衅。

因为没有必要,只要祂有着一只蛊虫在外,就可以东山再起,对着祂们疯狂报复。

由于刚刚苏醒察觉到天地间没有几个人能够抗衡自己,蛊神也就轻视文贤,认为自己的本命蛊虫能够在那些废物反应过来时,凭借自身特性一击建功,将文贤杀死成为蛊虫的养料。

可是没想到的是,那位竟然将自身神通授予文贤,让他借助九霄之上那位的力量,施展出这样惊艳绝伦的神通秘术!

不断向六十四卦,众多道人神灵驻扎之地而去的蛊神感受到危机,祂想不出危机来自何方,文贤又待在原地,剩下这群神灵根本无法跟自己较量。

在他眼中除了渭河水君,泰山府君,文贤之外,其余皆是土鸡瓦狗,不堪一击。

下一秒,他终于察觉到危险来自何方。

头顶上竟然一卷阴阳图涵盖着整座苗疆,无穷阴阳之道演绎,不断推演四象,八卦,九宫,衍生出万事万物,最后却又归复于阴阳二气。

“太一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